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 

107學年度傑出校友系列報導》吳昌崙:學用合一 科技與人文並存

類別:學術卓越類
系級:電機工程學系學士班77級
現職:全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/董事
優良事蹟簡述:
專攻化合物半導體技術研究,學術及專利成果斐然,學以致用轉戰產業界,從事國防科技,研發製造微波技術,全訊因此曾獲國防部中山科學院頒發「產業創新獎」、「軍品釋商價值創造獎」等;推動產學合作,曾任台灣科學工業園區同業公會產學合作與發展委員會召集人。
 
吳昌崙大學畢業後,第一份工作是回到中山大學電機系擔任助教,在當年工學院院長黃廣志和電機系系主任李明逵的薰陶下,隔年進入成功大學電機工程研究所,專攻化合物半導體技術,在許渭州教授指導下順利取得碩士和博士學位。而後任教於吳鳳工商專校(現為吳鳯科技大學)電子科,學術上繼續和成大實驗室合作研究微波材料和元件技術,另一方面兼任行政主管,辦理教育部評鑑和升格技術學院等,也都全力以赴順利進展。
 
這段期間,南部科學園區成立不久,成大電機學長張全生博士從美國矽谷回台創業,在南科成立全訊科技,與吳昌崙的研究專長不謀而合,他便毅然轉戰業界。吳昌崙說明,微波技術在西方軍事強國已是成熟產業,但對台灣而言算是新興領域,當時產業鏈並不完整,從材料、元件、電路設計、模組到系統樣樣闕如,直到手機盛行才逐漸受到矚目。
 
全訊科技專注開發自有品牌的放大器模組和次系統產品,從設計到特性驗證,提供通訊系統和國防產業客戶全方位解決方案,經營型態屬於少量多樣客製化模式,一直都是非主流市場。針對目前政府提出的國防自主政策中,如推動國機、國艦國造及其他國防科技發展等,吳昌崙強調,「微波技術與國防產業息息相關,可說是防衛台灣安全的影武者,雖比不上消費性市場的龐大商機,卻肩負著不由分說的使命感」。
 
吳昌崙著有《電子學》、《半導體製造技術》等,發表過百餘篇電子領域的研究論文;從學界轉職到產業界,從建廠、研發、製造到營運各層面多所涉獵,可說是百分百的科技人。他謙虛地表示,很多都是團隊成員長年努力累積的成果,尤其產學合作的研究,有賴年輕伙伴的投入,他以二戰老兵Dick Winters的名言獻給併肩作戰的夥伴們:I am not a hero but I served with heroes.
 
談起大學生活,吳昌崙如數家珍。新生報到當日,頂著成功嶺式光頭,在幽深的隧道中遇到同班同學,一起走進別有洞天的西子灣。當時高雄市動物園尚未遷走,「教室旁三不五時飄來獅吼,猶如醍醐灌頂」;當時學校剛成立第五年,校園大興土木,日復一日,堤防旁填海夯地聲,鎮日隆隆作響,田徑場從無到有逐漸成形,殷切向上的動力,感染著學校的每一個人。
 
吳昌崙印象最深刻的是,在大四校運會上和三位同學組隊參加男子一千六百公尺接力賽,全程衝刺到上氣不接下氣,打破校運紀錄奪得金牌的那一刻,至今記憶猶新。「之後在人生的許多際遇,無論何種處境,總是自我惕勵,凡事必定堅持到底、決不放棄」。
 
有別於一般人對科技人的認知,吳昌崙還是一位詩人,數百篇詩文刊登於國內外報章及詩刊,創作不斷。大學時期參加中山青年社,編輯校刊與校報,還擔任過社長。因社團活動接觸時任文學院院長的余光中教授,深為其彬彬氣質所折服。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學英文課程中節錄了一首Robert Lee Frost成名詩作〈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〉,英文老師隨文附錄了余光中老師譯作為比較,當年同學們朗朗背誦翻譯詩作之趣,至今難忘。
 
此外,吳昌崙也選修過中文系簡錦松老師開設的古典詩詞欣賞,他形容當初「輾轉思平仄,吟哦對仗愁。三更磨一字,負盡少年頭」,奠定了日後創作的基礎。現代詩則是六年前拜網路之賜,啟蒙於一位中山中文系廖佳敏學妹,藉由導讀其作品和各詩家精粹,開闊業餘視野。
 
文學之於吳昌崙,是泉源也是耕具,除了陶冶內涵,更有舒壓解憂、啟迪創思、平衡左右腦的功效,他以簡單一句「不學詩,無以言」來自我鍛鍊。榮獲中山的傑出校友的殊榮,他感恩師長們的栽培,心中念想的是當年中山青年社社訓「組織思維,關懷人群」,也以這八個字傳承給學弟妹們共勉。
 
(公共事務組編修)
瀏覽數:

登入

登入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