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 
與鯨豚共舞 台灣第一鯨豚攝影師金磊開講
發佈日期 : 2018-04-03
金磊所拍攝的鯨豚攝影畫面,影片為Cicada樂團MV
 
【資深校園記者丁識瑜採訪報導】全身曬得紅通通,還有多處脫皮,卻像沒感受到疼痛似的,眼神閃耀著光芒,滔滔不絕地說著所見所聞,他是金磊,台灣第一鯨豚攝影師,日前受邀到中山大學演講,分享他在水中與鯨豚共舞的那些日子。金磊表示,大學時接觸生態攝影,後來發現自己對鯨豚情有獨鍾,於是想要拍攝花蓮的鯨豚讓眾人一起欣賞牠們的美,但苦於台灣史無先例,他還特地到國外學習相關技術、累積經驗。
 
金磊曾赴東加王國拍大翅鯨,到阿根廷巴塔哥尼亞拍攝南方露脊鯨。他表示,兩次經驗差距非常大,在東加,氣候溫暖舒適,在當時的氣溫下,泡在水裡是涼爽暢快的;但在巴塔哥尼亞,緯度較高,水溫約只有10°c,必須穿戴著7mm的防寒衣和5mm的防寒頭套,肩扛著9公斤重的裝備,忍受刺骨的寒冷,還有行動上的不便以及體力消耗。不過相同的是,拍攝過程大多是漫長的等待,因為有太多的因素會干擾拍攝,「為了那一眼瞬間的美麗,長時間的等待也值得。」
 
 金磊也提到,在海中會特別感覺到自身的渺小,一隻成鯨身長18至19公尺,鯨魚寶寶身長8至9公尺,「你會對寶寶這個詞重新定義。」提到一次拍攝時受傷的經驗,竟是因為鯨魚想對他表達友好、想跟他玩!金磊表示,鯨豚的社交行為是彼此碰觸、摩擦身軀,有一次在東加拍攝時,一隻大翅鯨看到金磊漂在一旁,想向他示好,沒想到一不小心,大翅鯨「碰」到金磊的小腿肚,金磊就進醫院躺了兩個禮拜,但金磊也表示,相對來說他算幸運的了,若今天撞到的是骨頭分布的部位,後果可能不堪設想。
 
「對我來說每一次的拍攝經驗,都是要重新認識一個新的物種。」金磊提到,在東加時,他發現大翅鯨媽媽會亦步亦趨地跟在孩子身旁,悉心保護著孩子;但在巴塔哥尼亞,有趣的是,露脊鯨媽媽是採「放牧」教養方式,讓小孩自由自在地優游於海中,「你漂在它旁邊,它還會瞪大眼睛好奇地看著你。」金磊笑著說。他也發現,在巴塔哥尼亞,白子鯨魚的比例相對高,而且都是鯨魚寶寶,看不到白子成鯨,原因為何?可待人細細研究。
 
(公共事務組編修)
 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